导航菜单

这里,烧烤配啤酒!魔都人的《人生一串》有了出路

  2019 吃货厨房

  

  大部分时间在外吃饭,都是快乐或者假装快乐的;烧烤,是真正快乐,或者能真正寻找到快乐的。

  《人生一串》第一第二季在B站带来熊猫国的浓郁烟火气,生活多了很多种可能。即使和饿了么合作,我却更愿意在现场撸串喝酒。

  这是一个上海吃货的小倔强。

  终于,也让我等来了夜晚的东莱海上。

  

  △常规的东莱海上

  

  △夜晚的的东莱海上

  

  崂山白花蛇草水,像极了周杰伦的《说好不哭》。

  喜欢的说这是我的青春;不喜欢的说“熟悉的配方,不喜欢的味道”,另外一波人在说:为了阿信打call。

  具备争议的作品,最适合开启夜间欢乐的序幕。

  青岛啤酒带来的欢乐是豪迈,蛇草水滋养了话痨,支持了夜晚的热闹。

  

  △崂山白花蛇草水,12元/瓶

  东莱海上,是一家经营了十多年的胶东餐馆。

  自然不会放过海鲜类。

  等待烧烤的时间,是醉卤双拼高光时刻。

  手机依赖者如我,也短暂将手安排在了正确的事情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擅长吃螺类食物,同去的姑娘用嘴就能搞定。

  

  △醉卤双拼,32元/份

  

  △炭烤扇贝丁,8元/串

  扇贝,突然变得精致了起来。

  熟悉的不熟悉的食材,在烧烤的时间段,众生平等。

  享受的是火候的曼妙,以及鲜味的萦绕。

  

  △炭烤八爪鱼,7元/串

  精致的不仅是扇贝,八爪鱼也变得柔情蜜意起来。

  少一分是缺少,多一分则老,刚刚好就变成了“非常好”。

  八爪鱼从难缠,变成了让人馋。

  

  △炭烤带鱼,8元/串

  

  △炭烤小黄鱼,10元/串

  更偏爱敦厚的海鲜,犹如更喜欢朴实的朋友。

  带鱼终于告别了红烧、油炸,以一种近乎自然的状态来到了食客的面前。

  有人说,今天彻底懂了带鱼的淡妆浓抹总相宜的韵味。

  另一个人说:同理,炭烤小黄鱼。

  其他人附和:真的好吃。

  嗯,无论是看星星看月亮,在烧烤面前,都要化成味道的评判。

  

  好吃的就成了风雅,回忆里依旧带着舌尖上的向往;不好吃的就扔在旁边让冷风吹散,离席就淡忘,不生气。

  

  △炭烤马步鱼干,6元/串

  点单的时候,有人举手:马步鱼干是啥?

  另外一个弱弱地回答:马步鱼的干。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烤马步鱼干的副作用:非常杀啤酒,尤其是青岛牌。

  

  △炭烤黄皮牛腩,8元/串

  

  △炭烤肥肠,4元/串

  

  △炭烤鸭舌,5元/串

  

  △炭烤蒜蓉生蚝,10元/只

  烧烤很大,给一堆炭火,就能烤起全世界,烤全羊不思量,生蚝排两行。

  烧烤又很小,鸭舌、大肠、海肠,细细挑选了的黄皮牛腩,牛板筋。

  

  喝多了,心中自然带着一股热气,文人墨客说,这是吃一口人间烟火。

  而我就很俗气了:烧烤,是这个有点残酷的世界,给凡人带来的好时光。众生平等,聊聊家常。

  

  

  大部分时间在外吃饭,都是快乐或者假装快乐的;烧烤,是真正快乐,或者能真正寻找到快乐的。

  《人生一串》第一第二季在B站带来熊猫国的浓郁烟火气,生活多了很多种可能。即使和饿了么合作,我却更愿意在现场撸串喝酒。

  这是一个上海吃货的小倔强。

  终于,也让我等来了夜晚的东莱海上。

  

  △常规的东莱海上

  

  △夜晚的的东莱海上

  

  崂山白花蛇草水,像极了周杰伦的《说好不哭》。

  喜欢的说这是我的青春;不喜欢的说“熟悉的配方,不喜欢的味道”,另外一波人在说:为了阿信打call。

  具备争议的作品,最适合开启夜间欢乐的序幕。

  青岛啤酒带来的欢乐是豪迈,蛇草水滋养了话痨,支持了夜晚的热闹。

  

  △崂山白花蛇草水,12元/瓶

  东莱海上,是一家经营了十多年的胶东餐馆。

  自然不会放过海鲜类。

  等待烧烤的时间,是醉卤双拼高光时刻。

  手机依赖者如我,也短暂将手安排在了正确的事情上: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不擅长吃螺类食物,同去的姑娘用嘴就能搞定。

  

  △醉卤双拼,32元/份

  

  △炭烤扇贝丁,8元/串

  扇贝,突然变得精致了起来。

  熟悉的不熟悉的食材,在烧烤的时间段,众生平等。

  享受的是火候的曼妙,以及鲜味的萦绕。

  

  △炭烤八爪鱼,7元/串

  精致的不仅是扇贝,八爪鱼也变得柔情蜜意起来。

  少一分是缺少,多一分则老,刚刚好就变成了“非常好”。

  八爪鱼从难缠,变成了让人馋。

  

  △炭烤带鱼,8元/串

  

  △炭烤小黄鱼,10元/串

  更偏爱敦厚的海鲜,犹如更喜欢朴实的朋友。

  带鱼终于告别了红烧、油炸,以一种近乎自然的状态来到了食客的面前。

  有人说,今天彻底懂了带鱼的淡妆浓抹总相宜的韵味。

  另一个人说:同理,炭烤小黄鱼。

  其他人附和:真的好吃。

  嗯,无论是看星星看月亮,在烧烤面前,都要化成味道的评判。

  

  好吃的就成了风雅,回忆里依旧带着舌尖上的向往;不好吃的就扔在旁边让冷风吹散,离席就淡忘,不生气。

  

  △炭烤马步鱼干,6元/串

  点单的时候,有人举手:马步鱼干是啥?

  另外一个弱弱地回答:马步鱼的干。

  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对。

  烤马步鱼干的副作用:非常杀啤酒,尤其是青岛牌。

  

  △炭烤黄皮牛腩,8元/串

  

  △炭烤肥肠,4元/串

  

  △炭烤鸭舌,5元/串

  

  △炭烤蒜蓉生蚝,10元/只

  烧烤很大,给一堆炭火,就能烤起全世界,烤全羊不思量,生蚝排两行。

  烧烤又很小,鸭舌、大肠、海肠,细细挑选了的黄皮牛腩,牛板筋。

  

  喝多了,心中自然带着一股热气,文人墨客说,这是吃一口人间烟火。

  而我就很俗气了:烧烤,是这个有点残酷的世界,给凡人带来的好时光。众生平等,聊聊家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