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以罚代管”的班规偏离了教育的轨道

荆州区南门一中班主任姚某实施了“以罚代治”的班规。罚款制度实施一年多以来,学生缴纳的罚款金额累计近6000元。姚明曾经在班上说过,“如果你想迟到,就旷课,可以自由迟到,我不在乎你每年2000元。” “原因很好,是五花八门的 除了上课迟到或缺课的罚款外,上课说话、睡觉、玩小把戏、吃饭、看小说和做其他科目的作业也要罚款,不卫生的座位和逃避扫地也要罚款。 (《楚天金报》年11月24日)

读到这个消息我并不惊讶,因为我也是受害者。 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我因为早读迟到被罚款一元。 我不敢猜测班主任的动机。 但是从一个前受害者的角度来看,我有话要说。

众所周知,社会进步取决于教育。 教育是一种社会活动,旨在引导受教育者获得知识和技能,陶冶思想品德,发展智力和体力。 然而,教育目标的实现需要教育者的正确指导。 这强调在整个教育活动中占据积极地位的教师应该以积极的态度做好教育工作,而不是用罚款代替缓刑教育。 骆家辉在《教育漫话》中说,“只有发自内心的羞愧和害怕看不到他人的邪恶才是真正的限制。” “我不在乎你每年2000元”,这反映了班主任教育方式的巨大缺陷。仅仅通过物质惩罚和否定教育很难收到教育学生的效果。

为什么要重视基础教育,从教育功能的角度来看,表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在自身的道德认知和专业知识储备方面还没有形成自己完整的认知体系,这就要求教育者成为他们的向导,这也要求教育者的素质:首先必须有科学的伦理和理论评价标准;否则,这将误导受教育者的余生。 例如,学生在学校接受的教育是:迟到、旷课、罚款;上课说话,睡觉,罚款 当这些学生成为各行各业的经理时,他们会有一个想法:谁在乎呢?先惩罚他们 工资不高,视处罚而定;为了改善工作环境,我们必须依靠惩罚。 最后,也许会有另一个“钓鱼执法”会轰动全国。

用惩罚代替教学的现象不能仅仅归咎于教师。作为教师的管理者,学校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为什么一年前老师对学生罚款以解决他们的纪律和学习问题,而学校却不知道?这是学校和相关领导在日常管理中的失职吗?为什么学生发现媒体反映的是情况,而不是学校领导?这也表明学校领导缺乏与学生顺畅的沟通渠道和主动降低身体以深入学生的观念。

我希望这些问题能给我们的教育者更多的思考和提醒,也能给学生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

责任编辑器:hdwmn_zhj